河河啊

薛洋开猫咪咖啡,平时自己不看店,当顾客天天在店里撸猫,后来发现晓星尘经常来店里,看他长得不错就亲自给他咖啡拉了个花,结果晓星尘一口喝了,薛洋一脸卧槽上去问他:我拉的花好看吗?晓星尘:sorry,我看不见。

晓星尘不知道是猫咖,偶然一次摸到猫,吓了一跳,问薛洋你养猫啊,薛洋:我这里都是猫,之后晓星尘来,薛洋就把猫抱到他手边给撸。

星星:幸福

我七月没更新

薛洋张着嘴,指着里头那颗虫牙道:“牙疼。”

晓星尘十分配合地低下头凑近。

薛洋后退一步:“你又看不见。”又自己用手按了按痛处。

“总叫你吃了糖要过水。”晓星尘按上他肩,走近一步,拿拇指轻轻撑开他嘴唇,准确地往那颗痛牙上一按。

“嘶……”薛洋浑身一抖,再后退,“你干嘛!”

手被他躲了,牵出的津液在晓星尘指尖亮晶晶。

“这几日不吃糖了?”晓星尘问道。

“不吃啊,你给我留着,等好了再补回来。”薛洋含了口冷水,在嘴里咕咚几下吐了,又贴近晓星尘,笑眯眯地提条件。

晓星尘被他逗笑了:“好,你好得快些,过几天糖就化了。”

_
@1排1座 咸鱼互啄

我六月没更新

薛洋昨夜没跟去夜猎,占了里屋的床,早早睡下了。

第二日起身,见晓星尘抱臂坐在那断了腿的凳子上,半个人贴着墙,头上的冠子摇摇欲坠。

于是他起了坏心思,就想去推他那么一下,看看这人无缘无故摔了是什么个反应,只觉得好笑,笑久了,坏事没干成。

一会儿见晓星尘起身,怕是睡久了,步伐有些踉跄的匆匆。

“哎,道长,买菜去?”薛洋撑起身子朝屋外喊,“再带点酒酿饼回来!”

他没听清晓星尘应了什么,只是见他经过那棺材还绊了下,更好笑了。

you and me~

【宋薛】贪欢

大纲和标题来自 @往生焰 

换了个链接

朋友妻不客气

蓝总,要啥给啥/抱拳

桀桀桀

赤野千里:

老萧 @萧昱然🐤 脑洞实录,她今天真是有毒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双蓝绝在桀桀桀……
@莫名:

1/11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