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不是所有魔仙都叫小蓝(一)


严肃、认真、有干劲的巴啦啦小魔仙paro

和@赤野千里 合写(等我登上电脑再补艾特


(一)

魔仙堡向来和平安宁。

千年前黑暗力量的浩劫未能打败魔仙堡,反而使魔仙们更加团结。如今的魔仙堡,隐匿于云层之间,强大的魔仙屏障阻隔掉一切不安定的因素。魔仙堡内百花齐放,四季如春,更有各种奇异珍宝,而魔仙们安居乐业,使得魔法能量更加稳固。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依靠魔仙堡内世代传承的宝物——

魔仙彩石。


1.不是所有魔仙女王都这么苏

“喻女王,魔仙彩石被偷走了!”

宝座上被称为女王的人神情平静,甚至还有一丝笑意:“看管魔仙彩石的是谁?”

“是蓝河,不过据说是擅自修炼黑魔法的君莫笑偷的!”

“君莫笑……叶…”

女王眉头忽然皱紧,似乎想起了什么。下边通报的魔仙见女王陛下不说话,吓得大气不敢出,颤颤巍巍地跪着。

握在女王手里的权杖一动,大殿中央瞬间光芒四射,待白光消散,蓝河已经被传送到了这里。

“参见女王陛下。”他的声音略有些颤抖。

“起来吧,”女王换上笑容,“你就是看守魔仙彩石的小蓝?”

“哎…是。”蓝河觉得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别扭。

“你可知魔仙彩石对魔仙堡的重要性。”像是责骂的肯定句,但听上去还是如此平静。

蓝河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喻女王,王座旁被称为“灭神的诅咒”的权杖正不断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他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深吸一口气,呛得自己半死。

“咳咳咳咳…女王陛下…咳,我请求去人间寻找逃跑的君莫笑,夺回魔仙彩石!”

“哦?人间种种动荡,实在不容易,也难怪君莫笑要逃去那里,他的实力强劲。”喻女王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握住权杖的力道加了几分,“给你这次机会将功折罪,我这里有一只八音盒,可送你去到人间。”

话音刚落,蓝河只觉缤纷的色彩在眼前炸开,还没等他碰到那八音盒,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浮在半空的八音盒缓缓落到女王手里。

“的确是场苦战啊。”喻女王深叹一口气,转头对一旁憋了很久不说话,只能低头把玩剑穗的黄少天说,“不是说别叫我女王了吗?”

2.不是所有八音盒都附赠小魔仙1.0

“小别前辈,拐角新开了一家游戏店,待会儿去看看吧!”

“不不不你放学的时候我还在教室里傻坐。”

“没关系啊前辈我等你!”

“不,你不要等我。”

“不要紧的!”

“……”

刘小别无奈地看着趴在铁丝网上的卢瀚文,心说我们隔了一个学校约个屁啊。

出校门时看到校门口蹦哒蹦哒的小孩,刘小别的内心是崩溃的。

所谓的“拐角处”竟然拐了十几个角,刘小别听卢瀚文叽叽喳喳脑子都快炸了。身心俱疲,好不容易到了游戏店,对方像是找到了天堂,嗷的一声就扎进去翻翻找找乐此不疲。

刘小别在店里瞎逛,店面不大,不过看得出商品齐全,毕竟作为一个男生,游戏接触的也不少,只可惜放学仅剩的两块钱刚刚买大饼吃掉了。

转到店内的配件区,刘小别站在成排的耳机下发呆,他喜欢听歌,对耳机的要求也挺高,挑选耳机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虽然此刻包里的耳机还没到退位让贤的地步。

他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中间一排的架子上有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

“我……靠。”刘小别一手抱着成堆的耳机,另一手拉出了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一个八音盒,一个特漂亮的八音盒。

八音盒外围漆着鲜亮的粉红色,上边七绕八绕的花纹看着像是镀金了,盒盖是透明的,但却发着淡淡的亮光,里面看不真切。疑似开关的地方是一个精巧的锁扣,上面镶了一颗透亮的石头,甚是华丽。


“好娘。”


2.不是所有八音盒都附赠小魔仙2.0

“你拿这个干嘛,你不是买游戏来的?”刘小别发现卢瀚文结账的时候手里捧着那个了不得的八音盒。

“不是啊,小别前辈你看!”卢瀚文把八音盒倒过来给刘小别看底部,刘小别凑近仔细瞧了瞧,终于在正中间发现三个刻上去的小字,非卖品。

哦。

和小别前辈在第十几个拐角处分开后,卢瀚文欢天喜地地跑回家。

家里没人,桌上留了字条要他把冰箱里的菜热热自个儿吃。卢瀚文早就习惯了,非卖品的八音盒往桌子上一放,关了房门开始玩新买的游戏。

沉浸在打打杀杀的世界中,即使没带耳机,卢瀚文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整个人窝在小沙发上干劲十足地肝游戏。

外面依稀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卢瀚文没在意。

“巴拉拉能量——沙罗吐——咣!…哎哟卧槽。”

哎哟卧槽啥玩意儿。卢瀚文吓一跳,暂停游戏开门去客厅。

客厅里乱的不得了,本来安安稳稳放着的东西大半都掉在了地上。卢瀚文却愣愣地指定着茶几旁,那里站着个人。

“我的天哪梦想照进现实了…!”卢瀚文感叹着。他玩的游戏里只要有耍剑的职业,绝对毫不犹豫地作出选择。现在眼前的这人,高马尾,古装,剑,妥妥的是一名剑客啊!再看这脸,捏的真好,放游戏里绝对吸引大把妹子的那种。

“你好……” “嗨!!!”

“你是穿越过来带领我走向人生巅峰的吗!”卢瀚文眼里冒着光。

“呃,不是。”

“诶诶诶那你是什么东西!”

蓝河退两步坐到沙发上,这里被他刚刚那个未完成的魔法搞得有点乱,他冲着卢瀚文抱歉地笑一笑,开口介绍自己:“我叫蓝河,是魔仙堡来的魔仙。”


“咦,好娘。”


3.不是所有魔仙都能当保姆 1.0

蓝河蹭地站起来瞪着眼前的小孩,一手紧握剑柄作出拔剑的姿势。

“哎哎哎大侠别激动我错了!坐,坐。” 卢瀚文紧紧盯着蓝河手里的剑,举起双手示意他快坐下,“魔仙……会魔法吗?”

“会啊。”

“表演一个!”

卢瀚文跑过去把沙发上乱糟糟的衣服扫到一边,兴奋地坐下,睁着晶晶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蓝河。

“那我把刚才那个魔法施完。”

拔剑出鞘,利刃在空中划过留下残影。

“吧啦啦能量——沙罗吐——动!”

压在角落边上的衣服浮到空中,似乎在空气中有一双手,正飞速把它们一件件叠好。魔法的光影消散,整齐的衣物一件件降落,被蓝河托在手里。

“厉害厉害,啪啪啪啪啪!”卢瀚文看得眼睛都直了,可劲地鼓掌。

“这在我们魔仙堡是最基础的魔法,还有更高端的呢。”蓝河自豪地说。

“魔仙堡又是啥玩意儿?”

“字面意思,你自己感受。”

“哦!那你来人间是为了拯救世界吗?”

拯救世界?好像意思差不多,拯救魔仙彩石就是拯救魔仙堡。

“对!”

“你平时是不是隐身行动,然后偶尔变身扫除一切邪恶力量!”

“为什么要隐身?”

“因为你的奇装异服就和魔法少女一样显眼。”

蓝河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卢瀚文,好像是有点差别。

“没事,看我变身。”


3.不是所有魔仙都能当保姆2.0

“如何?”

“不行不行,太老气了。”

“这样呢?”

“有点娘,差评!”

“……这个?”

“不太适合你。”

……

蓝河觉得自己换完了一个时装周,可卢瀚文还是摇头说着不好看,他瘫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要求很高的卢瀚文,干脆一念咒语,换了件和他一样的连帽衫。

“这个好!”卢瀚文鼓掌。

“啊?”蓝河扯扯胸前的带子,怀疑的看着激动的卢瀚文,“那就这个。”

“你要住在我家吗,我爸妈平时不在,一定给你一个好好修炼的空间!”

“那请问我能睡在哪里啊?”

“你隐身,魔仙也要睡觉吗?”

“当然!”

“我想想……”卢瀚文拆了一包薯片歪在一边思考,蓝河凑过去捡一片吃:“这什么?”

“薯片!”

“味道怪怪的。”

魔仙堡的食物和人间的食物大相径庭,蓝河嚼着口中味道怪怪的土豆片,等着卢瀚文的思考结果。

“我妈最近找保姆管我,要不你到我们家当保姆吧!”

“保姆,干嘛的?”

“就想你刚才那样收拾收拾东西就成!”

“行。”蓝河又抓了几片薯片,“这个味道挺怪不过蛮好吃的。”










tbc

旋转,跳跃,我炸裂!君莫笑大魔王还没轮到出场(。

说件很严肃的事儿,别挂我,还有,我要评论。

评论(20)
热度(108)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