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养

最近越发黄心喻速了..

联动【叶蓝】养


-

“文州,你今天怎么不溜狗啊?”


“那不是你的狗吗?”


“哪里话,我的狗不就是你的狗嘛!”


喻文州翻了个身,掀开被子坐起来。本来醒了,一想到起床又开始犯困。他看了五分钟床头柜,才有动力起身去厕所。


坐在马桶上看了五分钟洗手池,夜雨声烦突然狂叫着冲进来,吓得喻文州差点没拎裤子就跳起来。


“小祖宗,才七点啊……”他迷迷糊糊地顺毛。


房间里黄少天也叫起来:“文州!索克的食盆昨天就空了但是我没加!”喻文州趿着拖鞋去看客厅里的笼子,卧室里又传来圣旨,“我想吃油条!”


“你这么精神干嘛不起床?”喻文州反问。


里面似乎愣住了,不过半秒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我起床了,你等我一起出去。”


喻文州那头又沉默了,黄少天套了条运动裤出来,看见他扒拉着关仓鼠的笼子,夜雨在旁边站岗。


“少天。”


“嗯?”


“索克跑了。”


“啊?”


黄少天立刻跑过去查看现场,笼门果然开着,里面的木屑带了几颗出来,被喻文州拨到一边,夜雨正凑在上面嗅。


“我去他哪来这么大本事。”黄少天比划了一下这个比仓鼠大两倍的笼门,“这么小的同志,怎么找?”


“我觉得是烦烦开的门。”喻警官下结论。


“哈哈,我觉得他可能给我买油条去了……”


黄少天收到喻文州“你别给我胡扯”的眼神,马上闭嘴,并且把这种眼神转化为“坦白从宽”,朝夜雨声烦发射过去。


后者摇着尾巴,似乎心情甚好。


“我去看看阳台。”喻文州吸了口气起身。


“那我去看看洗衣机。”黄少天跟着站起来。


“你看洗衣机干嘛?”


“我可能昨天晚上把他揣兜里了。”


夜雨声烦汪汪附和。



这只仓鼠是叶修代苏沐橙送的,本来叫“舒克”,听说是魏老大亲自赐名,后来叫着叫着变成了“索克”,被称赞和外国文化接轨。


据叶修说,他家养了只猫,和这老鼠八字太和,玩得过头了差点没跟着去猫群里称大王,恳请喻文州养他下半辈子。


喻文州笑着说行啊,你给生活费。


说这话的时候没考虑到家里还有只狗。


黄少天这只纯正大金毛名唤“夜雨声烦”,喻文州问过他为什么起这么有文化的名字,答曰:逼格高。


无奈他们也不是什么文化人,一开始还夜雨夜雨,后来干脆就烦烦烦烦,被叫的还特高兴,尾巴摇得贼欢实。


黄少天搂着喻文州,问他:“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养狗吗?”


喻文州:“培养爱心?”


“不是,我需要有单身狗在我们秀恩爱时吃狗粮。”说完吧唧一口讨奖励。



阳台上空空如也,喻文州甚至真的怀疑在洗衣机里了。


黄少天蹲在客厅逼问烦烦:“说,你有没有放他走!”


汪汪。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知道你觊觎那个滚轮很久,但你又不能滚,这是何苦呢?”

汪。


“好,你舍不得,但太过放纵的爱是不会有结果的。”


汪汪汪。


喻文州几乎就要相信黄少天能跟动物说话了。


“少天,”他打断正在和狗谈人生的黄少天,“我们先去吃早饭。”


“哦。”黄少天立刻跟上组织。


刚入五月,天气忽冷忽热的,昨天下完雨,空气里潮得很,吸口气都是露水味。喻文州披了件外套,黄少天只套了T恤,把烦烦的绳圈套在手上。


一路上黄少天就没停过,分析起这件走失案的真相,他杀还是自杀还是狗杀,最后说,哎文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觉得是笼子先下的手。


喻文州说:“你油饼吗?”


“啊?”


“吃不吃葱油饼?”


“吃吃吃!”


买完葱油饼就不想吃油条了,两人要了碗豆浆,坐在小店外面看着垃圾车缓缓开过。


黄少天捯饬着碗底没化完的糖粒,看见叶修从对街穿过来。


“老叶,我告诉你一件沉痛的消息,但是你答应我不要难过。”


“那我不是很憋屈?”


“……我管你憋不憋屈!”黄少天把勺往碗里一放,“ 索克丢了。”


“啊?”


“老鼠啊!苏妹子的那只!我跟你讲真不是我们的错,早上起来他就不见了,我觉得他可能是为了追求光明的未来打算离开爱他的衣食父母了,但是我相信他还活着……”


叶修打断他:“是活着啊,你看。”


那团白色小球就躺在叶修手心里。


“……你昨晚上把他揣兜里了?”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噗嗤一声笑出来。


叶修解释道:“早上君莫笑叼回来的,想再续前缘但是被我狠心分开了。”


“干得好!”黄少天接过出逃的小东西。


被遗忘了很久的夜雨声烦叫了一声,喻文州脱下黄少天手上的绳圈套到自己手上,道:“谢谢叶神了。”


叶修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心:“你放心,我家猫找到新欢了,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


回到家把索克放回到笼子里,喻文州看天气不错,去洗衣房晾衣服,临走前又想到要给索克喂食。


“少天,索克的粮呢?”


“我好像揣兜里了,你去洗衣房翻我裤兜!”


Fin


评论(21)
热度(111)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