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我的老师和老师的老师


黄老师是我的家教,教政治,平时说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个案例能衍生出五十个案例。据说他们学校的相声社也归他管,当然这和我今天要讲的故事没多大关系。

事情要从上个礼拜说起,周六他来我家补课,一切都十分平静,直到开课半小时后他接到一个电话。

“我擦,魏老大,”他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

过了十秒,我正做习题呢,他突然把手机塞我手里,循循善诱道:“小同学,这是我领导,催我回去开会呢,你就当我把手机落你这儿了,赶紧给我解释一下,说我人不见了或者没空,随便啥都行。”

我很懵。

电话挂断了,我刚松一口气,手速嗖嗖快的黄老师拿起来立马回拨了一个,塞到我耳边。

我只好硬着头皮举着,嘟嘟两声后对面接了。

“……喂,你好…那个,我是黄老师的学生,他把手机落我这儿了。”

“他丢三落四可真牛逼啊!”对面好像生气了,“哎同学,你知道他在哪儿不?”

黄老师拼命做口型:“不知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

对面说了句“好吧谢谢”,就挂了。

黄老师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好小子,下回请你吃冷饮!”

这位人民教师,您可真牛逼。

本来这事儿就算完了,结果快下课了,他还有内容没讲完,正滔滔不绝,电话又响了。

我下意识看向他。

不好,眼神对上了。

黄老师淡然地瞟了眼手机,然后大义凛然的交给我,并解释说:“做戏就要做全套嘛!”

我汗颜。

但是有了上回的经验,这次也不是很紧张,我接了电话照旧说:“你好,我是黄老师的学生,他的手机落我这儿了。”

对面似乎有点意外,随后说:“好,那你可以帮我通知他,让他照这号码回个电话吗?”

我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号码。

黄老师也看见了,十分疑惑,凑上来听。我想给他开个免提,被他制止了。

“好的。”我答道。

“问他是谁。”黄老师做口型。

“呃,请问一下,您是哪位?”我从善如流。

“哦,”对面笑了一声,“我是他老师。”

我又蒙圈了,这声音一听也就二三十岁,老师的老师应该没这么年轻啊。

黄老师听见这句话了,跳开一米远,十分震惊地做口型:“我靠!我老师已经七十了!”

我无奈地看着他,接着答:“哦…老师的老师你好,我会通知黄老师的。”

对面顿了几秒,问:“你们黄老师有女朋友吗?”

我:“有……还是没有呢……”

我瞄一眼黄老师,希望他能给点提示,但显然他已经陷入深深的疑惑之中。

对面可能以为我只是在蒙混过关,马上解释说:“我还想给他介绍女朋友呢。”说完哈哈两声。

我跟着哈哈两声。

对面:“他大概什么时候拿回手机?”

我:“晚上吧。”

说完再见之后电话就挂断了,我八卦道:“老师,有人要给你找女朋友呢。”

他的重点不在这儿,拉着我问:“你赶紧给我学学,这个拉皮条的,讲话腔调怎么样?”

我学了一两句,发现完全不像,只好形容一下:“很温柔,听着蛮舒服,二三十岁吧,没口音。”

只听黄老师一声“哇靠”。

我想对面一定是个人物。

老师站了两分钟,我看时间都快到了,心里有点焦急,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盯着他。

黄老师沉思之后突然开始分析:“他肯定是那个谁,他要叫我晚上打电话给他,我偏不打,到时候他肯定又要打过来,到时候我就问他,‘你干什么跟我学生说你是我老师’,他肯定吓死,问我‘你怎么知道的’,呵,雕虫小技……”

“他还要给你介绍女朋友。”我提醒老师。

“放屁!他铁定有诡计,目的不纯,迟早枪毙。”

之后老师走了,这段匪夷所思的情史我压根没听懂,但被老师勒着领子威胁我不许说出去,我点点头,但心里又有了别的心事。

老师手机落我这儿了,晚上又有人给他打电话,怎么办?

Fin


评论(4)
热度(117)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