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


晓星尘定是百般看不上我的。

像他此等眼高于顶,自诩正义之人,必不会与我厮混一伍,他那眼睛若是不瞎,经过草丛,也要把我从里面拖出来,行侠仗义灭了我这不入流偏还要作恶事的小子。

实话说来这伤是不打紧,躺这十天半个月都算虚度,当时我若快快离开,或是干脆杀了他,也没这许多事了。

好在乐趣还在,隔几日造许多个活尸叫他杀,也算随了他拯救苍生的大梦。

前些天还有邻人给义庄送茅草柴火,料想从前留宿的人也没有这般待遇,住进个道长,过段日子怕是要直接给他修个观了。

修完我也给他屠个干净。

他日晓星尘要发现整日黏在他身边的,又是这多事的流氓,只怕又要气出一块红绢。

他要记仇,正义之士记仇便是合情合理,是侠义之举。

我要记仇,那就是无恶不作,天理难容。

我偏要记仇,且做这些事与我又有何干,道观是别人的,眼睛是别人的,人命人命,全是别人的。向来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触我一分,我还你一分,你要当这一分是十分,那我也没办法。

晓星尘更是没道理,从天而降来断我这案,当金麟台是他建功立业的不二之处。但你挫我几分面子,我便毁你几分挚爱,报应一个个来,到最后,这义庄必然倒下,小瞎子跑不掉,你也跑不掉。

暂且等到明年开春,四月杨花飘过罢。

评论(2)
热度(44)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