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什么

一部穿越剧


-

蓝桥春雪喜欢君莫笑。

即使一开始蓝河嘴里提起的君莫笑总是十恶不赦,留在蓝桥心里的君莫笑还是形象高大且花花绿绿的高手兄,一见钟情到日久生情,连蓝河说出的罪恶事迹都变得“情人眼里出西施”起来。

好久没见到君莫笑了。



蓝桥春雪醒来的时候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好像有十几头大象在里面旋转跳跃。他坐起来,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他抬头看到四四方方的空间,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溪山城的屋子,身上穿的也不是饰金缀银的装备,变成薄薄一件棉料子。他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辫子,果不其然,不见了。

挂机状态下,他能从屏幕看到使用者的环境,所以这是……

三次元。

卧……槽……?

这时蓝桥听见脑中传来一个声音,很熟悉。

“主人?”

声音响起的时候蓝河一愣。什么?我什么时候下的galgame?

“我是蓝桥。”

没睡醒,怪不得头疼。

蓝河下意识地想下床,却发现动不了,明明被子都踢开了。

谁给掀的被子?!

这种感觉有点像鬼压床,动不了但是有意识。结果下一秒现实就给了蓝河一个大嘴巴子。他的视角开始转换,还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最后挪到了电脑桌前,对着屏幕上没登录的荣耀界面发呆。

“我是蓝桥!”

蓝桥叫完这句,电脑里突然传出咳嗽声,QQ界面上一个头像跳动起来,他下意识地一瞥旁边的名字。

君莫笑!!

哦哦哦哦哦君莫笑, 蓝桥摆弄着不怎么熟悉的鼠标点开那个对话框,记录里显示的还是很久很久之前讨价还价的对话。他一点一点往上拉,能看到“秘银吊坠”“千波湖”等熟悉的字眼,果然是君莫笑。

——高手兄!

哎哎哎你干啥。蓝河大叫。

叫完发现自己好像和大号绑定了,而且自己还是被操作的那个。


灵异事件啊我去,就是说换你操作我了?

不知道,试一试?

那我数一二三,一起抬胳臂。


数完一二三,胳臂是抬了,但是蓝河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总结:“那就是只能你一个人动了。”

蓝桥点头,这时Q上回复来了。


蓝桥春雪
高手兄!


君莫笑


君莫笑
有事?


蓝桥春雪
没事。


君莫笑
……


蓝桥迷茫地看着这段没头没脑的对话,果然高手就是高手,说话都不拖泥带水,简直冷酷帅气。

他关掉这个对话框,下边又有个头像闪动起来。


笔言飞
蓝桥你决定了吗?


蓝桥春雪


笔言飞
装什么大春!!我问你下次去当工作人员的事!


笔言飞
港真你一定要去啊!这次全明星非工作人员不发门票,就靠你了!


蓝河给蓝桥粗略讲解了一下笔言飞的意思,然后让他转述几句给笔言飞。


蓝桥春雪
二笔你还记得上次没打完那个百人本吗?


蓝桥春雪
加油。


笔言飞
……


笔言飞
没想到你是这种蓝!好吧。


蓝河再给蓝桥讲解一下全明星的事,顺带再讲到联盟,讲到战队,讲到职业选手。结果讲完蓝桥很诚恳地点点头,说其实这些我都知道,公会里有人讲的。

蓝河感叹信息的发达,世界的奇妙,感叹完发现,君莫笑的窗口怎么又被打开了。

“你不会对君莫笑有什么执念吧。”他开玩笑说。

结果蓝桥春雪傻掉,好半天支支吾吾地问他,你,你怎么知道。

卧槽,这似乎,不符合常规。

蓝河吓死,赶紧转移话题,顺带告诉他别给大神发消息,人家很忙的。

往后几天蓝河申请了在家办公,然后差不多就是全明星了。兴欣夺冠之后,榜单立刻大换血,几个新队员在最后几名角逐,然而排名靠前的依旧是那些个拳皇剑圣枪王。

蓝桥问君莫笑会去吗,蓝河说不清楚,有可能吧。


到了全明星那天,蓝桥站在检票口,蓝溪阁几个凑在一起笑嘻嘻地排队,按照惯例调戏调戏检票员同志。

笔言飞冲上来嘱托蓝桥好好工作,缺了什么没看到的立刻给他完整重述,一个身位格都不差。蓝桥在蓝河指挥下很顺利地撕票,撕票,回了句:多谢了。

笔言飞懵,大家都懵。

这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于是立刻反省自己最近有没有得罪蓝桥,想都没来得及想完,已经被蓝桥催过去了。

笔言飞想:他这么不想来当npc啊,下次票还是自己搞好了。


观众全入场之后,工作人员就可以在场内活动了,维持秩序什么的,蓝河干的多了。可现在是蓝桥,蓝河就像是中枢控制一样,给蓝桥指方向,生怕搞出什么问题。蓝桥听话极了,叫他向右绝不向左。

蓝桥拖着两大箱水,一瓶一瓶摆到战队的观众席上。那边兴欣来得早,全明星的队员去后台准备了,叶修跟老佛爷似的靠在椅子上,见状要过来帮忙拿水。

蓝河大惊,当即喊出“卧槽你先别说话”,蓝桥碍于主人面子,咬咬嘴唇,死命盯着叶修,真一个字都不敢说。

那边叶修看这个npc怎么傻愣愣捧着箱水也不累,蓝桥收到眼神,慌忙拆箱拿出十多瓶水递过去,闷声不响就走了。


你真喜欢人家啊?

……对啊。

那也没法说哦……要不我就尴尬了。

……对哦。


两个人脑内会议开到一半,外面粉丝尖叫声突然就起来了,赶后台附近一看,主持人开始报词儿了,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蓝雨近年来的种种佳绩,赚眼泪的。灯光打得贼绚烂,大有我就不信闪不瞎你的气势。


这事儿,你不能游戏里跟他、君莫笑交流吗?

碰不上啊我们,你不是一碰上他就跑吗?

……敢情是我的错了,下回我组织组织争取让你们碰上。

哎别别别,本来也没什么话题,碰上站桩似的,多尴尬。

你这纠结的,小姑娘呢吧。


蓝河想象了一下自家清新脱俗的小剑客和那个花花绿绿的君莫笑站一块儿的景象,打了个寒颤。

咋什么都栽君莫笑头上呢。

主持人说,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让我们明天再见,观众就呼啦一下朝出口去了。蓝河是提早离场的,回到家里发现q上有一条来自您的好友君莫笑的消息,蓝河蓝桥都吓了一跳,前者惊后者喜,点开一看——


君莫笑
那npc是你不是?


蓝桥春雪
……你怎么知道的?


君莫笑
你那工作证上写的嘛,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
是我是我,叶神今天全明星玩的开心吗?


君莫笑
不错哈,今年少了我,我看观众都跑了一半吧。


蓝桥春雪
……


消息发来的时间是下午,估计那时叶修一看见就给他发这消息了。

现在蓝桥春雪不能用,蓝河回归俱乐部了,蓝桥打开电脑桌旁边的抽屉,拿出那张标着绝色的账号卡。

看着平时侃大山的兄弟被自己操纵着,还挺爽的。

他一上线,消息栏滴滴滴就没停过,大多数是来问候这位兴欣元老的,蓝桥一个一个回了然后清理掉,剩下最后一个消息栏。

又是君莫笑。

自动显示在屏幕上的消息是“哪里话,你要是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本来只是表诚意的话,蓝河代入了蓝桥的恋爱脑,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我好想说。

嗯?

表白啊,跟君莫笑。

你这……刚刚还不敢呢,这什么,吃醋啦?

不是!绝色是我兄弟好吧!

不是还说“朋友妻不可欺”嘛,嘿嘿。你要是说,就像我跟叶修表白似的,多尴尬。

是啊,怎么办……


蓝桥好像真的陷入了沉思,蓝河见他烦恼,脑内立刻开花,联想了无数狗血剧情,其中最靠谱的一种是——

蓝桥为情所困,日夜思念,因此才占据了蓝河的身体,好在真枪实弹的现实中完成这一夙愿,只要蓝河背下这口锅,成就有心人,蓝桥就能心满意足地回游戏里去了。

天哪,我可以去写小说了。

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就算是天方夜谭,成功率也仿佛蹭蹭上涨。蓝河居然真的在脑内演练向叶修表白的剧情,跟嫁女儿似的罗列了君莫笑的优缺点,想久了发现,他印象里的君莫笑哪里是真的君莫笑,分明就只是叶修嘛。

蓝桥不知道自家主人在打什么主意,兀自为情所困。本来窝在溪山城都快放下了,突然这么一穿越一见面,情丝又曲曲弯弯绕上来了。

两人一同长叹——唉。


第二日的全明星没蓝河什么事了,他的任务只有给观众解答疑难,然而久经沙场的观众们其实除了找厕所外并没有什么疑难。蓝桥在走廊上晃悠了大半天,坐在消防箱上往战队席上望。

要不你去表白,大不了事后我解释解释。

……

你看,你去跟叶修表白,其实是让人家帮你转述给君莫笑,所以这锅我背着也不是很重。

嗯,那我考虑考虑。

本来蓝河还想着q上讲会不会意义不明,没想到蓝桥考虑如此神速,黑灯瞎火就把人在走廊上给拦了。


你好叶修我是蓝桥春雪我喜欢你的账号卡很久了请你成全我们好吗?


叶修:“???”

结果这话一股脑儿倒出来,叶修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就迷迷糊糊听到“喜欢”和“成全”,眼前的人画风陡然变得清奇起来。他拍拍蓝桥肩膀,走,请你吃冰淇淋?

蓝桥也就迷迷糊糊跟着去了,留下蓝河独自懵逼。

点了两个双球的,叶修戳戳戳没几下就不动了,由着冰淇淋化成色彩阴暗的水。蓝桥不安又规矩地一口口吃,时不时瞟上对面的人几眼。

叶修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话,才问:“你刚才说啥?”吓得蓝桥一激灵,不吃冰淇淋了,支支吾吾措不出完整的词。

他们两个大男人坐在甜品店里戳冰淇淋也着实画风清奇,四周的妹子们指不定在脑补什么大戏,就听见蓝桥异常坚定地说:“我喜欢你。”

而后周围妹子的脸和他的脸都一红。

“不是,是那个啥……君莫笑。”

“我不就是君莫笑吗?”叶修更加莫名其妙了。

“哎……你还真不是。”蓝桥璀然一笑。

叶修被他这个聊法搞得晕头转向,捋了半天就捋清一句话——

他在跟我表白。

卧槽!

两个人都沉默了,蓝桥是觉得事成一身轻,无话可说了;叶修是被打懵逼,不太敢说了。然后只好各自返回会场,难题留给叶修一个人。

第二天蓝河醒来,自己掀开被子,发现蓝桥居然真的回网游里了。

自由真好。

上了游戏登时觉得自家账号卡亲切不少,看到君莫笑都不太想跑了。

不知道叶修在那之后到底想了什么,差不多过个三四天,在蓝桥春雪对着君莫笑站桩n次之后,右下角的头像又闪动起来了。


君莫笑
你喜欢什么??


Fin

全程没出场的君莫笑表示





评论(14)
热度(58)

莫名:

©莫名:
Powered by LOFTER